芦川千春.

政治无法和文学艺术相融,政治中可以诞生出学术但绝不会诞生出艺术,因为政治为权力服务,而艺术为人性的解放和审美的追求而服务。正是因为群众想不清这一点所以文学艺术才会以某种子虚乌有的被粗鲁冠名的方式为群众价值观和政府言论而服务。从这种意义上说,无政府主义在此领域意义深远。但由于人性总是由无节制的彼此暴力伤害构成,人性上的原则与道德永远无法自然形成,所以无政府主义又显得天真而孤立,作为一个渴望不受侵害的人来说法律必不可少,但有法律必有政府机关的存在,有约束的地方就会有权力的诞生。谈自由是不切实际的,文学艺术只能最大限度地从其中抽离出来,但却没法真正解放。若是不谈政治,而从经济层面看,文学和艺术果然还是最适合自生自灭的市场体制,真正的艺术家不会在追捧中去寻找存在感和作品的升华。我将艺术理解为对个人内心世界和对世界自然的无止境追求与热爱。一切有意义的值得被探讨的东西都是充满矛盾的,我们既避免成为饥饿艺术家,又渴望向饥饿艺术家靠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