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川千春.

“他们称那为现代性的、具有实验性质的东西,法国的评论家为琢磨‘黑色电影’磕破脑袋,残酷戏剧是对道德最有利的嘲讽,有人时常揣摩隔岸的火光,揣测其隐喻的含义,然而我依然为一日三餐所苦,心思扑于不算高明的量化考核,这可一点也不刺激。”
有人制造新浪潮,有人痛饮死水。对于后者来说,偶尔来袭的理想只是生活发的牢骚,一个不受个人意志支配的打趣想法。

评论

热度(1)